相关文章

·  不可思议:保洁大姐打油诗提醒学生讲卫生,学生惊叹之余还惭愧

来源网址:

保洁大姐打油诗

“洗澡堂它就是妙,能把身上污去掉。身上飘香浴室臭,清洁卫生大家搞。贵重物品妥善保,读书人都品德高。我多言是为你好,不要嫌我添烦恼。”

“楼的妹儿就是怪,喜欢把垃圾放门外。每天要上下几回楼,就是不把它拿下来。”

“清洁工工作很辛苦,请同学们多点帮助。鼻涕口痰你莫乱吐,垃圾该放到指定处。楼层清洁共同维护,有好习惯才有前途。习惯好是你的财富,对人对己都有好处。”

几天前,西南大学李园一舍楼道间小黑板上,出现了一首打油诗,提醒学生注意清洁卫生。它的创作者,是只有小学文化、45岁的宿舍保洁员何明玉。

何明玉说,感觉自己平时劳动得不到学生足够的体谅和尊重,所以想用这种方式来劝劝学生。让她颇感意外的是,这首打油诗一出,学生清洁自觉性积极了许多。西南大学各个社团还发起“我帮清洁阿姨减负担”的倡议。

她的烦恼

垃圾袋扔寝室门外

一天多弯一两百次腰

昨日,何明玉对重庆晚报记者说,写这首劝人注意清洁的打油诗,与她每天工作有关:她每天早上扫地、拖地时,总会看见学生们堆放在寝室门口的垃圾袋,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弯腰挪动垃圾袋。她是李园一舍、李园四舍、李园五舍唯一的保洁员,负责3栋楼共428间宿舍的楼道卫生。

按规定,学生们应将垃圾袋扔到公共垃圾箱,何明玉只负责打扫楼间公共卫生。但学生们的随意一放,着实苦了何明玉。每扫过一间寝室,她都要弯下腰将垃圾袋挪一次位置。她说,每天堆在寝室门外的垃圾袋具体数量她没数过,但一两百袋还是有的———也就是说,她要多弯一两百次腰。

扫完地还得拖地,一个不留神,垃圾袋渗出的油汤就被带到拖把上,满地油污。何明玉只得下楼回到宿管寝室,找来清洁剂重新对油污地面进行清洗。

如此循环往复,仅仅一栋楼清洁,就要花了何明玉大半个上午才能做完。“以前也给他们说过,垃圾要拎到公共垃圾箱,但效果很不理想。”何明玉说。

她的评价

劝诫打油诗一出

学生都说“太有才了”

于是,平日里爱写写小诗、日记的何明玉,想到写一首打油诗来劝劝学生们:“大学生进校该学些啥?我认为不只是学文化。做人的道理是最该学,学好了到哪都有人夸。你们垃圾有了及时拿,搞好楼内卫生靠大家。我把你们看成我的儿,可是你们不把我当妈。我请求你们多帮帮忙,要不然我就要遭累垮。”

她没想到,小黑板上的打油诗一出,立即引起学生们的兴趣,纷纷打听是哪个保洁员写的,不少学生都说:“太有才了!”学生们把打油诗拍下来发在网上,在各个社团、班级群传播,全校发起了“我帮清洁阿姨减负担”倡议。

住在李园一舍320室、计算机与信息科学学院大一学生郭智辉说,自己习惯了碎叨叨的说教和严肃的警告,脑海中会惯性过滤,不容易记在心上。但何明玉的打油诗通俗易懂,传播率很高,大家更感兴趣也更容易记住。

郭智辉坦诚,他也曾将垃圾袋随即堆在寝室门外,他们寝室也多次被何明玉说过。“因为放在寝室有异味,但晚上倒垃圾又怕冷。”打油诗出台后,他和室友从打油诗互动中,意识到了保洁员的辛勤劳动。这几天,他们已经不会再将垃圾袋放在寝室门口了。

李园一舍414室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系大二学生吴迪也表示,一句“大学生进校该学些啥,我认为不只是学文化”引起了自己的反思。“我们为了方便自己,不愿及时清运垃圾,但从未站到保洁阿姨立场上思考过。扔垃圾如此,日常其他的待人接物也该如此。”

李园一舍318室计算机与信息科学学院软件工程大一学生张明辉说,如果不是阿姨用打油诗点出来,自己很难注意到:这个平日里辛苦工作的人,年龄竟然可以当自己的妈了。因为自己的随意一扔让何明玉受累,他觉得很惭愧。

本文由常州保洁公司,常州清洁公司发布